据中国之声《新闻晚高峰》报道

2021-04-28 21:02

施建农:在一定的程度上会有影响,因为以往的话,如果不涉及到户口,跨区的问题,孩子入学,在实验班的孩子,相对来说,我认为没有那么多的障碍,学校也可以承担所谓的教学任务。但是如果跟法律法规冲突的情况下,因为现在结果还没出来,我想大家能理解,但是结果出来以后,除了超常儿童的一些实验基地学校以外,其他学校也有很不错的,也愿意接受超常儿童进行教育培养,我们也愿意做相应的推荐,这也符合国家的招生规则,因为就近入学嘛。

施建农说,真正的“超常”是无法通过培训获得的,而通过“培训”选拨为超常的孩子,无论是对于研究项目的初衷还是对于孩子本身,都是一种伤害。

面对官方的表态,有不少家长担心:今年超常班还招生吗?之前参加过测评的结果还有效吗?这条有望跨区上“优质小学”的幼升小特殊路径是要被断送了吗?

据中国之声《新闻晚高峰》报道,“超常班”,也叫“实验班”,因为要求选拨智力超常的孩子参加,所以也有人称它为“神童班”。而今年“北京育才学校与中国科学院合作的超常班幼升小招生,考试爆满”的情况,也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。昨天育才学校发表声明,对此坚决予以否认。那么,家长对校方回应有何反响?新教改政策下超常班招生何去何从呢?

针对家长担心考试结果是否有效的问题,施建农表示,在不与目前教育法律法规冲突的前提下,等测试结果出来后,会对于被鉴定为符合超常儿童条件的家长,提供科学的建议。至于育才学校的超常班是否取消,目前还不能确定。

施建农:因为我们这个实验班,实际上不是说只是育才的事。之前从科大开始算起,到现在已经36年了。所以这个等于说是作为科学院的一个项目,我们研究的对象是超常儿童,找到这个研究对象,我们需要进行测试才能找出来,这样才形成了所谓的招生测试。从形式上来说,我们好像跟学校有一个关系,实际上从内在联系来说他其实就是研究项目的一部分,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,跟学校本身招生是没有直接关系的。

家长范女士:一个原因是今年共建取消了,另外就是关于学区、学片这块现在要求的比较严格,5月1号不是已经进行信息采集了么,完全按照学区进行采集,这样如果再跨区择校的话难度会比较高。

在北京,有超过两千的孩子参加了幼升小超常班的考试,那么这究竟是个什么班呢?这里所谓的“超常班”,专业称谓是:“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超常教育”,在招生简章中这样写到:本次超常教育招收的是2014年小学入学的适龄儿童。经测评后的儿童将在中科院心理所的指导下,在育才学校的超常教育实验基地进行教育培养。

施建农:因为这个东西比较敏感,如果我说取消了育才学校,因为我也不能替育才学校做主。应该说我们是负责任的,对这次测试,包括对测试筛选出来的孩子。我想我们应该会赶在每个孩子正常入学时间之前出来结果,因为这样不影响他们的入学。

施建农:我们只是想把那些具有天赋的孩子挑出来,然后提供适合他们这种发展水平和特点的教育,以便让他们发展的更好,这是我们的宗旨。这个里面最关键的地方,我们要挑,把他们挑出来,而且是要准确的挑出来。假设一下,如果有培训,我挑就会造成偏差,错误的挑过来以后,因为我们是要根据所谓的超常儿童的特点去设计这个课程,他如果承受不了,最后对他的伤害是非常大的。

家长:大家还是觉得有疑惑,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个意思,到底是不是真的就是取消了。有好多妈妈现在(心里)挺打鼓的。

而关于“超常班”的质疑声也随之而起,这与北京市教委多次重申的“义务教育免试入学”是否相违背呢?昨天,北京市教委官方微博发布:“针对日前有媒体报道北京西城区育才学校超常儿童班全国招生信息,西城教委和育才学校发表声明:育才学校未组织任何形式小学测试,也未组织任何超常辅导。”

针对家长疑问,记者采访了超常班的指导负责人、中科院心理所超常儿童研究中心主任施建农。他首先表示,这个“超常班”和学校并没有关系,“超常班”是中科院的一个项目。

在施建农看来,义务教育入学原则追求“免试”,而超常教育的前提是“选拔”,如果单从学术研究的角度来说,超常教育的选拔、培养,的确受到了目前教育新政的影响。因此,目前也正在做相应的调整。

而这也让不少家长觉得,由于超常班是全国招生,因此对于非京籍学生和非西城区适龄儿童来说,是一个上优质小学的机会。

Find a National Park by State: